江苏健康家庭
bet365.com现场滚球
当前位置:首页 > 传播报道 > “健康幸福家庭”专题“健康幸福家庭”专题
让“老漂族”乐享晚年
发布时间:2017-08-16  浏览次数:381

年轻人说“北漂”“南漂”,那是为了创业为了谋生。如今有这么一群老人也在“漂”,他们离开故土,来到陌生的大城市落脚,在每天的忙忙碌碌背后有着各种酸甜苦辣,他们是在异乡生活的“老漂族”。


随着我国城镇化步伐加快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流动老人”已逐渐成为一个庞大群体。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我国户籍不在原地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60岁及以上的流动老年人口数量接近1800万人。他们为了照顾儿女孙辈,年过半百却远离了熟悉的生活环境和亲朋圈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居住在儿女家里,拉扯孙辈。在这里,他们没有朋友,生活和语言习惯上也存在着各种差异,一面享受着天伦之乐,一面承受着他人难以想象的孤独。对他们而言,这样的幸福滋味有些复杂——这群人被称为“老漂族”。

儿女们要更注重“精神敬老”


城里带孙辈,老友聚会难

为了与儿孙辈团聚,为了助扎根异乡的子女一臂之力,老人们来到陌生的城市生活。一开始有些难以适应大城市的人际关系和生活方式,再加上生活和语言习惯存在差异,他们脸上的笑容渐渐少了。

在北京生活的沈奶奶:我老家在安徽,离开了生活大半辈子的家乡,来到儿子生活的城市,也没有老朋友陪着聊天解闷,每天就“三点一线”,在家、菜市场、孙女就读的学校来回奔波。

来宁养老的刘大妈:之前在家里头热闹,也自在,现在一个人也不认识,连个唠嗑的人都没有。每天傍晚,看着别人成群结队地在小区里跳广场舞,自己也想跟着一起跳,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61岁的郝先生:在北京住了快两年了,还是住不惯,我觉得还是家乡好。北京这里雾霾多,不太敢出门转悠,天天在家憋得难受。等外孙女大点了,我和老伴还是回老家生活,在北京没有归属感。

来自淮安的蔡阿姨:我来南京快两年了,是来照顾孙子的,也没怎么去其他地方玩过,基本就在家附近转转。我普通话说得也不好,不好意思和别人搭话。

78岁的张大爷:我经常梦见在老家的村头,和老友们一起晒太阳,聊着家长里短。这里没有熟人,话也说不到一起,我很少出去。

虽然有些老人因为缺乏归属感,难以融入新环境,不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老漂族”很好地适应了大城市的新环境。来自安徽六安的赵大妈平时生活忙碌,却忙得很有奔头,她认为,这都是照顾小孙子的原因。赵大妈今年60岁,去年小孙子出生后便来到南京,目前住在江宁某小区。给宝宝喂奶、推着宝宝散步,再一同买菜做饭,生活虽然忙,但是赵大妈却乐在其中。

“比在老家的时候好多了,在这边起码有事干,老家就整天待着,也挺无聊。”赵大妈说,刚到南京的时候她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有一次出门差点迷路。但是小孙子是她生活的寄托,宝宝喜欢在外面玩,自己就会带着他出去散步,走得虽然不远,但至少对周围的环境熟悉很多,一来二去,也通过散步认识了几个老年朋友。

“她们都是带孩子的老年人,平时没事我们就凑到一块,让几个小孩在一块玩,我们在那边聊天。”赵大妈说,像她这样的外地老年人在小区还有很多,因为都在南京没熟人,所以这些老年人很容易凑到一块的。


老两口的“新分居时代”

在众多“老漂族”中,两地分居的老夫妻也不在少数。王阿姨从东北到福州带孙子已经快两年了,老家的亲戚都对她羡慕不已,认为能够居住在沿海城市,而且有儿孙陪伴,该有多安逸。然而,王阿姨不这样认为。老伴退休后被单位返聘,两人一辈子没有分开,到了这把岁数竟然开始“新分居时代”,自己在福州觉得孤独。

人老了,应是和老伴一起共度晚年时光的,所以不少“老漂族”都打算只“漂”几年,一般到孙辈上小学时就回老家,因此老两口就派一个“代表”进城来子女身边帮着照料,一般以母亲居多,父亲则在家留守。

王阿姨:老伴儿远在老家,他有哮喘,几乎干不了重活,还要守着一亩多口粮地。平时吃饭不规律,一直这样下去,我很担心他的胃受不了。我们都老了,却要分居两地,没了照应。

任大妈: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姑娘,儿子在长沙,女儿在西安。儿媳妇和女婿家里老人身体都不好,我和老伴儿只能一个去长沙一个去西安。大半辈子和老伴儿天天生活在一起,自从两地分居后,心里说不出来的不自在。

肖女士:老伴儿还在甘肃老家种杏。前几年,家里承包了100多亩的杏园,合同都是一签十年,要是不经管就彻底赔干净了。没想到儿子生二宝了,大宝还不到3岁,他们小两口白天要上班,根本没法带,我不过来咋办?

在太原生活的张阿姨:儿子儿媳都很好,怕我想家,休息的时候,他们经常跟我聊天。平时也没啥好愁的,就是老伴一个人在老家,我心里老挂念着,担心他年纪大了,万一身体有啥不舒服也没人照应。

王大妈:最初来太原照顾外孙,是我和老伴一起来的。但是没住多久,老伴对城市生活实在不习惯,出门谁都不认识,也没地方可去,没几个月就打道回府了。我特别不放心他,可是也没办法,只好经常打电话,一天至少也得两三回。


如何让他乡变故乡

在今年的省两会上,养老问题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特别是“老漂族”异地养老的问题,更是引发政协委员们的热议。一批“老漂族”从老家赶到儿女所在的大城市帮带孙辈,然而,老人来了,公共服务难享受也成了烦心事。如何让他乡变成“老漂族”的故乡?委员们建议,政府应把异地养老纳入整体公共服务体系。

民进江苏省委在提案“关于推进‘老漂族’异地养老的建议”中提出,有些“老漂族”不适应新的环境和生活,面临着交往方式、文化的差异,也面临着和子女的认识冲突,常常会孤独和焦虑。没有朋友、没有群体是他们认为最难过的事,而老人们也大多不会主动参加社区活动。

怎么解决?除了子女多关心交流,提案中建议,要加强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小区物业等基层社会机构的组织力量,加大对“老漂族”的登记和分类工作,将有共同兴趣爱好的老人集中起来,有目的地组织活动,让他们融入社区生活。同时,可以组织志愿者上门服务,拉近距离。

此外,很多“老漂族”的收入跟不上城市消费,要么是养老金待遇普遍较低,要么是没有收入或收入低微。对此,民进江苏省委在提案中建议,政府和社区可以提供多种社会福利和补贴,改善“老漂族”的生活水平。

当然,老人们最关心的还是医保等社保问题。“年纪大了,人都有小毛小病。看病不方便,是异地养老最重要的问题。”来自民盟界别的省政协委员董勤表示,身边很多朋友有这样的烦恼。“有位同事老家在西部,父母七八十岁了,想和儿子一起生活,就来泰州养老。但是看病、住院,医保卡都用不起来,只能自己掏钱。”董勤表示,医药费可以回去报销,但是来回路钱都比医药费贵了,很不划算。

“对于医保,老人们最关心能报多少,怎么报最方便,所以要尽快落实医保实时结算问题,免去老人来回奔波的麻烦。”来自民盟界别的省政协委员、江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龚振东建议,大城市的养老设施、公共服务也应该向异地养老的老人们开放、一视同仁。“养老服务机构要扩大建设,要把医疗服务引进养老机构,让异地养老的老人们也能享受到医养融合的好处。”

 老龄人口在医疗、照料、护理、康复等方面的需求快速增长,给医疗卫生服务带来巨大的挑战。江苏高度重视老年人健康,积极扩大老年医疗卫生服务供给,全省共有老年病专科特色的医疗机构82家,109所二级以上医院开设老年病专科,积极为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近年来,随着异地安置退休人员、异地居住人员和转诊转院人员增多,江苏在国内先行开展异地就医直接结算服务,根据就医流向,逐步扩大联网结算定点医疗机构数量,截至目前,省内异地就医联网医疗机构达到一千多家。2016年底,省内异地就医联网结算实现全覆盖;2017年1月1日起,省内异地就医实现刷卡结算。目前,江苏省内所有市、县、区都与省异地就医结算平台联网。

在江苏省正式接入国家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系统后,今年6月,也出现了首例外省人员通过该系统在江苏实现跨省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山东省医保参保人、61岁的王先生,退休后到南京与儿子同住,今年4月因病住院,康复出院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通过国家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平台,完成了住院医保医疗费用即时结算,大大减轻了垫付资金的压力以及后续报销带来的不便。作为国家首批联网结算省份,江苏于去年底已签署责任书,将以异地安置退休人员、异地长期居住人员、常驻异地工作人员和异地转诊人员为重点,推进跨省异地就医联网工作,真正让“流动老人”在异地生活没有后顾之忧。

老人们要主动融入新环境,感受城市的温情

【记者观察】

关于“老漂族”的形成原因,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和社会学教授董磊明认为,中国人口流动与城市化进程加剧,是“老漂族”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为了有更好的发展,选择离乡在大城市工作、安家。而中国传统文化强调家庭价值观,讲究家庭代际关系,对于父母而言,帮衬自己的子女,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很多老年人“漂”到子女所在的大城市,承担起“后勤部长”的重担。  

对于这些生活在大城市的老人来说,最难过的是没有朋友,最牵挂的是分居两地的老伴,最迫切的是医疗保障。对于破解途径,除了政府相关部门应提供均等化的公共服务,家庭成员需要充分肯定并重视老人为家庭做出的贡献与价值,老年人自身也需要主动融入周边的新环境,真正去感受城市的温情。

要让“老漂族”们的晚年更幸福, 其实最应当关心的是“老漂族”的心理健康,注重“精神敬老”。由于居住地变更,导致老年人失去了原来生活圈和朋友圈,在精神和文化上容易陷入“孤岛”状态,在心理上更加脆弱敏感。而且由于和儿女长年没有共同生活,两代人的生活观念、消费观念、教育观念上的分歧势必会产生差距,家人之间容易形成隔阂。这个时候儿女们就应该重视对老人的“精神慰藉”,家庭里的决策多尊重老人的意见,多多陪伴老人。老人也要多与儿女沟通,把烦恼和实际感受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对于两地分居的“老漂族”,要与老伴儿多通电话常联系,老夫妻俩互相说说心里话、互相开导其实比孩子们的劝说有用得多。同时,重新建立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与周围年龄相仿的老邻居们一起买菜、聊天、锻炼、串门,热心参与社区居委会的各种活动,逐渐融入新的朋友圈子,这些都有益于排遣孤独情绪。

到异乡生活的老人能跟儿女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是一种幸福,然而离开熟悉的环境,踏入陌生的城市,最初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感伤,他们在精神上非常需要找到归属感。父母垂垂老去,正是儿女反哺之时,子女们更应该重视父母的精神需求,鼓励他们走出家门,与周围的邻居多交流、帮助他们培养兴趣爱好,让他们尽快适应大城市的生活,真正地乐享晚年,收获“最美夕阳红”。

(文/ 梅 子 张 彪 项凤华)

46.3K